日期:[2020年11月24日] -- 生活晨报 -- 版次:[A1]
国家广电总局加强网络直播管理

未成年用户将不得打赏

  11月2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下称 《通知》),《通知》指出,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未实名制注册的用户不能打赏,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赏。
    针对目前经常发生的,网络电商直播平台有主播售卖假货的行为,以及有不法网络主播欺骗未成年用户为其高额打赏礼物的现象,广电总局在通知中特做出如下规定。
    首先,未实名制注册的用户不能打赏,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赏,通过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措施,确保实名制要求落到实处,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同时平台应对用户每次、每日、每月最高打赏金额进行限制,每日或每月累计“打赏”限额一半时,平台应有消费提醒,通过短信等验证方式确认后,才可继续消费。同样,若用户每日或每月达到最高限额,平台将暂停其“打赏功能”。
    其次,网络电商直播平台要对开设直播带货的商家和个人进行相关资质审查和实名认证,不得为无资质、无实名、冒名登记的商家或个人开通直播带货服务。
    对头部直播间、头部主播及账号、高流量或高成交的直播带货活动进行重点管理,加强合规性检查。《通知》还包括,禁止网络秀场直播、电商直播为违法失德艺人提供出境发声机会,防范遏制炫富拜金、低俗媚俗等不良风气在直播领域滋生蔓延等规定。 晨综
  
  ■案例
    徐州16岁少年两个多月打赏主播16万元
    14岁男孩小彭,暑假时和同学进了一个游戏玩家QQ群,QQ群里有人拉他们去“触手TV”直播平台,说是看高手怎么玩游戏。男孩认识了触手TV主播“大乃敌”,他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独宠大乃敌”,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熊孩子通过支付平台,偷偷把父母缝了十年牛仔裤赚来的16万元存款统统打赏给了直播平台女主播。
  三口之家生存不易
    小彭的父亲彭师傅说,他们是四川南充人,十年前就到广东某服装厂打工。缝一条牛仔裤裤头赚几毛钱,夫妻俩一天能缝上千条。这16万元是夫妻俩十年的所有积蓄。
    彭师傅是四川人,妻子是湖南人。2000年左右来新塘打工,两人在制衣厂里认识,2003年儿子出生。
    一开始,夫妻俩把孩子放在老家,聚少离多。读一年级时,夫妻俩把儿子接回身边。彭师傅说自己吃了没有文化的亏,一心想把孩子培养成才。“之前都挺乖的,成绩也还可以,到了初二的时候,感觉到孩子不愿多和我们说话,成绩下滑得厉害……”
    现在才知道,儿子当时迷上了王者荣耀,上触手TV则是今年暑假的事。9月23日晚上,孩子妈妈在网上打算淘点便宜的东西,结果付款时提示余额不足,她每次在网上买的单件东西都不会超过30元,支付宝里又是全部家当。“当时想会不会操作有问题,接连试了几次,还是不行”,后来才发现支付宝里的钱没了。“我告诉老公了,而儿子抱着头哭起来”。
  女主播把小彭的信息放在首页
    事情发生后,彭师傅用儿子的账号登录了触手TV,去看儿子到底在玩什么看什么。越看他越想不通,怎么会有这样的游戏,这样的游戏直播有什么好看,为什么要花真金白银去送给一个连面都见不到的女主播。
    在直播间里,各种弹幕都是在讥讽小彭,讥讽大人没有管好孩子,女主播还在主页上公布了小彭的个人信息,彭师傅大怒:“你骗了他的钱,还把这些信息发上去干吗?”
    妻子看到儿子的个人信息被挂到网上,哭了,网络世界让这个只有小学六年级文化水平的女子觉得有些害怕。
    老师说小彭最近情绪很低落,彭师傅不敢给儿子过大的压力,“这十几万块钱就当买个教训,不管能不能拿回来,爸爸都不会怪你。是爸爸的责任,没有教你懂得更多的法律法规,没有在你青春期时帮你疏导……但是你要相信,只要爸爸妈妈在,只要爸爸还有一双手,我都会尽全力培养你,你只要好好读书。”
    在游戏端做着英雄梦的小彭,站在一旁一遍一遍擦着脸上的泪水,用力点头。
    记者采访结束离开后,彭师傅发来一条短信,他说:通过这件事,我只想告诉各位家长要多注意小孩的动态,教育小孩正确的消费观念,我衷心恳请各大直播平台完善视频实名登记,人脸识别,不能用QQ、微信直接登录直播等游戏平台,以免伤害到其他未成年人,到最后难过的还是父母。 据《钱江晚报》
  ■回应
  最高法回应未成年人网络打赏
    明确退还标准获肯定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未成年人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其中明确,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方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近来,一些未成年人瞒着父母,花钱打赏主播、购买游戏装备的事件时有发生。据媒体报道,江西九江一位14岁男孩在一个月里,通过支付平台,把母亲为他存着读大学用的10万元及自己的3万元压岁钱,统统打赏给直播平台主播;福州长乐一9岁女孩给游戏主播打赏和买游戏道具,两个月刷掉奶奶8万多元;海南琼海10岁男孩打赏快手主播,花光母亲14万元治病钱;安徽涡阳县10岁的浩浩(化名)用爸爸的手机玩游戏、看直播,先后充值买装备、打赏快手平台游戏主播,共花费12万多元,花光了父母结婚多年的积蓄……
    面对网络争议与父母求助,舆论场上呼吁平台退还这部分钱款的声音不断。指导意见出台后,最高法解释称,明确的这一内容,包括两层意思:一是在适用对象方面。本条规定虽以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主要对象,但“举重以明轻”,对于不满八周岁的孩子们来说,因为他们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所以参与网络游戏所花费的支出,一律应退还,这是依法所能得出的当然结论,所以指导意见没有专门规定。二是在支出款项的数额方面。本条规定没有采用“一刀切”的做法,而是将应予返还的款项限定在与未成年人的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部分,这一点在具体案件中可以由法官根据孩子所参与的游戏类型、成长环境、家庭经济状况等因素综合判定。 晨综
  
  ■声音
  保护未成年人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
    最高法这一指导意见出台有其现实背景,疫情防控期间,一些未成年人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网络付费游戏或网络直播平台以打赏等方式支付巨额款项。指导意见不仅给广大家长吃了一颗 “定心丸”,而且还对网络服务提供方,也就是游戏平台、直播平台等释放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如果充值或打赏者是未成年人,事后家长要求退款时,还是尽快退款为好。
    熊孩子败家充值打赏事件一再发生,家长监管失职难辞其咎,基于利益考量乐见其成的运营平台更是吃相难看。其实,从技术层面把住准入和支付关口,并非不可能。比如,可以在登录和支付环节,都推行人脸识别。倘若如此,熊孩子还能任性打赏吗?究竟是不能为还是不愿为?
    保护未成年人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否则,不管事后维权是否顺利,都会付出更大的成本和代价。
  法律释放明确信号
    @小苍兰与菊:最高法释放了明确信号,给平台敲响警钟,为了避免纠纷,可能需要将打赏、充值门槛提高。
  需要社会共同努力
    @在风里等小朋友越来越好:责任不能一味地推给平台,再好的制度、再好的平台,也架不住熊孩子。
    @楠夏听风:这个要两手抓,家庭要配合。未成年人有些有自己的零花钱,愿意拿来打赏也可以。平台或许也可以做一个实名制人脸识别的系统,为未成年设置打赏金额标准。
  相关细则还需完善
    @不拥有姓名的张某:主要是怎么取证。不管是游戏充值还是打赏,相关细则还需细化,要不怎么辨别到底是大人操作还是小孩操作?
  晨综